努力做社会公德自觉践行者
作者:不详 时间:2017-04-25 15:15:45  浏览:453  来源:网络

社会公德与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一起构成我们社会的道德体系。把这个完整的道德体系转化为人们自觉的道德生活,无疑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工程。一段时间以来,社会公共生活领域屡现让人寒心的道德“失范”事件确是不争的事实。在市场和利益面前,社会公德往往显得很孤独和脆弱。遵守公共秩序,保持公共卫生,敬老爱幼,尊师爱生,言而有信,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互相谦让,济困扶危,拾金不昧,见义勇为……这些约定俗成的社会公德规范,时常被模糊、淡忘、漠视,致使本来诸如“老人摔倒扶不扶”等不是问题的问题,却成了问题。

    其实,无论从理论还是从现实生活维度思考,社会公德都是社会道德建设的基础,职业道德是社会道德建设的关键,家庭美德是公民个体道德化的摇篮。如果说社会公德具有鲜明的他律性、制度性、强制性,那么公民个人品德则具有私人性、自律性、自决性。社会公德和个人私德紧密联系,相互促进,相互转化,构成辩证统一的道德整体。但私德毕竟不是公德,私德建设更替代不了公德建设,因为社会公德建设面临着复杂的社会环境,特别是有的人把“市场经济”理解为“市场社会”,更忽略了我国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性质,从而使社会公德在市场面前遭遇尴尬; 或对教育逻辑有过高指望,把道德教育视为人们认同和实践社会公德的唯一手段,忽略了法律这一现代社会人类把握世界的基本方式;或专注社会公德“内化于心”,而漠视了“外化于行”,甚至忘记了是否“内化于心”需要“外化于行”来检验,致使社会公德渐渐演变为一般号召和宣传口号,而远离了人们的现实生产生活。

    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迫切需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迫切需要我们做社会公德的自觉实践者。为此,必须让社会公德认识与社会公德实践相联,让“内化于心”与“外化于行”沟通,实现社会公德实践的日常化、具体化、生活化、法治化。

    实践社会公德日常化。把社会公德的培育、实践常态化和长效化,目的是不断增强其持续性和不间断性,弱化运动性、临时性;核心是建立培育社会公德和实践社会公德的长效机制,既坚持弘扬又不断优化,既常抓实践又推陈出新,实现持续性和创新性的统一。

    实践社会公德具体化。把社会公德的培育、实践在共性与个性的辩证统一中加以推进,亦即把一般号召与个别指导相结合,根据时空变化、对象差异、问题指向,选择尊重个性、尊重差异、尊重创造的培育方案和实践模式。

    实践社会公德生活化。把社会公德的培育、实践浸润到人们的经济生活、政治生活、文化生活中,让其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支撑的社会公德,来源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活实践,体现着当代中国人的生活目标、生活秩序、生活准则、生活态度。只有注重人的生活经验、生活需求、生活体验、生活操守,融社会公德于人民群众日常生产、生活、生命、生态中,社会公德才能在生活中发生“化学反应”,发挥“乘数效应”,以提升人的精神境界,改善现代社会的道德生态,丰盈人和社会的精神领地。

    实践社会公德法治化。把社会公德的培育、实践纳入法治化轨道,增强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践行社会公德的强制性。既然教育不是万能的,既然伦理规约功能有限,那么作为凝魂聚气、强基固本的社会工程,我们在发挥政策导向,使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方方面面政策有利于社会公德培育的同时,实现实践社会公德法治化是合乎逻辑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用法律来推动核心价值观建设”。就其本质而言,实现社会公德培育的法治化,是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特别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以及社会公德实践基本规律的理论自觉和政治自觉。只有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框架下,推进和监督人们的社会公德培育和实践,才是我们实现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必要途径和根本底线。